摘要: 3月24日,行进中的驴友们。3月24日,“深圳百公里”的义工为驴友提供帮助。  3月23日、24日,一年一度的“深圳百公里”再次吸引了大量关注的目光。这是一个由驴友自发组织的非盈利大型徒步活动,从2001年首届的52 ...

3月24日,行进中的驴友们。


3月24日,“深圳百公里”的义工为驴友提供帮助。

\


\

  3月23日、24日,一年一度的“深圳百公里”再次吸引了大量关注的目光。这是一个由驴友自发组织的非盈利大型徒步活动,从2001年首届的52名驴友,至今已发展成超3万多户外运动爱好者从全国四面八方涌来。为什么这一活动能越来越蓬勃?那些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者(本文的受访者均要求匿名,而且不愿提供个人照片),为何能长期无偿地坚持下去?组织者的自我动员、自我管理、自我协调模式,又能给这个社会怎样的启发?
  自我管理模式
  联系沟通主要靠网络 坚持喜欢就能当“干部”
  一提起“百公里”,义工们都会提起他们的老大——“雪夜”(网名),他是活动的创始人,共参与组织了8次活动,目前是百公里组委成员之一。
  记者问起“雪夜”百公里活动的组织架构、工作模式,他呵呵地笑了。“没有所谓的组织,没有所谓的工作人员,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只是在磨房网发出活动信息,驴友们根据自己的愿望选择担任不同的职务,网上沟通一下,就可以了。”

\

  一开始,“雪夜”和几头老驴搞百公里只是为了自己玩玩,但随着活动举办的次数增多,而且始终保持驴友自治、不融入商业性质,便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而且每次活动过后,驴友们都很热衷发“作业帖”,文字加上图片,绘声绘色,吸引越来越多的目光,活动影响力便被传开来。  发展到今年,百公里活动已经有固定的12个义工组,如外联组、环保组、签到组、应急组、信息组、后勤组、布线组等,都是一年一年慢慢形成的。12个组共1200多名义工,全都是主动报名的网友。这些平常积极参与户外运动的驴友们,在百公里活动中的角色完全是服务人员,有的要提前两三个月开始接受培训,有的在活动当天要在一个桥洞坚守通宵。  “十多年来,大浪淘沙,很多义工来来去去,最后那十几个稳定的,就成了骨干组委成员,号召着每一次的活动。我们首先会确定总负责人,再由这个负责人召集12个组别的负责人,然后各个负责人各自召集需要的义工,这一切工作,基本都是在网络上完成的。大家都很自觉,有些甚至超过十年都连续参与,有些则每年都换,但唯一不变的是大家都很热情,也很负责任。”“雪夜”说。  谈到值得他人借鉴的成功之处,“雪夜”抓抓头,显得有点为难。他想了想,最后说了两点。  一是尽可能减少活动中的商业元素,这是百公里一直坚持的原则。“有很多企业找上门来,有的要求冠名,有的要求大幅广告,但我们都拒绝了,就是希望百公里能保持民间自发的非营利性,是非商业的,纯粹的。”在“雪夜”看来,这种“纯粹”能保持每个参与者原始的那种喜欢,这种“纯粹”让参与者愿意无偿付出、分享,愿意贴时间、贴钱为活动服务。  二是每个组的负责人都有自主决定权,“他们有权决定活动事务,各种想法能够得到实现,于是才有热情一年又一年地投身于活动组织中。”  活动组织开展  两名义工搞掂万人报名 驴友相聚只签到不接待  天南地北的驴友知道百公里、参加百公里,都是首先通过网络。  难以想象,12000人的网络报名工作,居然是由“心海凌波”和另一个义工两人完成的,一个负责全程组,一个负责体验组。  11年前,初到深圳的“心海凌波”没有什么朋友,那时QQ等聊天工具刚刚兴起,但他不喜欢这种间接与人接触的方式。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加入了磨房网,一开始只是“潜水”,浏览论坛文章,从字里行间和一张张照片中,他感受到了驴友们之间的那种温暖。终于,“心海凌波”决定“湿脚”,参与磨房组织的活动。他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活动去的是马峦山,老驴友们手把手教他溯溪等户外技能,让他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最单纯、最真诚的友谊,于是,他陷入“磨房”再也不能自拔。  2005年“心海凌波”参加百公里走了半程,第二年他走完了全程,第三年他就变成了活动义工。“我们的分工其实没有那么明确,也不会固定,我做过环保义工、安全宣导义工,3年前和‘雪夜’合作开始在网上答疑,2011年开始,网络报名工作就是我负责了。”  报名工作看似繁复,其实不难,需要细心,主要是以深圳版主的身份,打开网页、查看资料、然后确认。由于今年网站更新了报名程序,耽搁了报名工作,因此3月初才开始报名,但仅3天,12000个名额就全部报满,心海凌波主要负责A组(全程组)的确认工作。“我在一家珠宝公司当文员,现在是淡季所以不太忙,7000个报名名额我用5天就全部确认完毕。”  确认完毕之后,“心海凌波”的工作基本上完成了,这份报名名单由程序员下载,送到签到组义工“Michael”手上。  签到组是和参加活动驴友打交道最多、最直接的一个组。虽有全国各地驴友赶来,但签到组一视同仁:不搞接待、不搞特殊,都必须排队、按秩序签到。记者在现场见到,有从外地包大巴车组团前来的,也把车停在停车场,然后驴友自行签到。“我们的活动是公益的,费用也不多,绝不搞接待那一套。”Michael说。  别以为签到组只是在各个签到点负责点点名,他们的工作十分繁杂:从签到点进出口确认、伞棚位置确认,到停车场、洗手间、四周灯光情况、雨天应急对策及周边地铁、公交情况的确认,都由签到组完成,这些都需要提前踩点。如果驴友途中求救,由签到组负责联络应急组。  经费来源使用  一人搞掂财务工作两三百人共同监督  难以想象的是,如此大型的活动,管财务的竟是一个非专业人士。  “晗昕”(网名)在一家公司做运营工作,2008年第一次参加百公里,至今都忘不了那个情景:沿路义工不停为大家加油,尽管素不相识,却在关键时候给你递上一个水果。  她本以为,这种长距离的徒步走过一次就好了,但她在磨房上发现,每一届活动都需要很多人来做前期的工作。“我要不要也成为能够帮助别人的人?”思前想后,她便一半做义工,一半参与徒步,因为工作效率高,去年她便成了百公里的财务负责人。  “晗昕”说,财务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参照前两年的支出项目,计划这次活动的一些需求、路线和大概支出,特别是要考虑今年需要完善的地方以及一些可以长期使用的物品,财务的前期工作大概4个月前开始筹备,用的都是晚上和周末的时间。  应急事务处理  义工接受系统培训 沟通顺畅保证安全  百公里的第一理念不是环保,而是——安全。应急组就是专门处理突发事件的。  今年的活动中:有个9岁的小女孩在东部华侨城路段走失,义工们只花了一个小时,就让母女团聚了。应急组负责人“独自等待”(网名)说,这件事最能体现义工之间联动性强的特征:罗女士先是在华侨城签到点称自己女儿走丢了,签到组义工便把母亲反馈的信息传达到应急调度指挥中心,前方的义工组别则根据小女孩的外貌、衣着特征等通过喇叭广播,很快便有沿路驻点的义工认出小女孩并把她留住,跟孩子妈妈通过电话确认后,义工不断安慰小女孩,不到一小时,母女团聚。  据“独自等待”介绍,每年活动都没有大的突发事故,比较多的是起水泡、摔伤、中暑等现象,基本每个驻点都有在职医生或护士做义工,所以能比较科学地处理。这次,在大梅沙路段,一名徒步队员走到一半突然脸色发白,一度休克,经义工判断,可能是体能衰竭,建议马上送院。于是机动义工便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将这名队员送到大梅沙医院。由于送院及时,这位驴友很快就恢复了。  今年,应急组面对最大的挑战来自天气的变化,有些驻点在不同时段下了两三场大雨。3月24日中午12时许,义工通过深圳市气象局网站监控到未来半小时到1小时将有大雨,于是华侨城签到处的义工便通知徒步队员等大雨过后再上山,不少义工临时维持秩序,好让徒步队员们躲过风雨。“独自等待”说,在马峦山老围村的一段路上,由于通讯信号不好,义工之间的沟通很困难,有的义工只能跑到几公里远的地方找信号,有的则靠徒步走动来联系,光是来回移动都有几十公里。  针对应急组义工,磨房网有一套完善的培训体系,活动前两三个月开始有免费培训课程,最多时一个星期会安排两三次课。“课程内容有急救、应急、突发处理、医疗包扎,都是一些简单的知识。一个最主要的理念是,我们救援人员不是医生,不是救世主,现场要做的是联系工作、安抚工作,还有保护现场、疏散人群,当然我们也能做一点简单的包扎工作。”曾在应急组做过义工的Michael说。  不接受商业赞助,那么费用哪里来呢?“晗昕”说,每年活动的经费来自纪念品销售,会根据纪念品的成本来定价。比如今年衣服、头巾和帽子共卖出几千件,扣除成本,筹集到的经费共三四万元,用于制作指示牌、签到卡和帐篷等。如果经费有剩,将把余额用到磨房网的公益活动中,如清洁山野、户外安全宣导等。  “像去年结余经费的大部分就给了清洁山野的活动,还有一小部分作为今年活动的启动资金。今年活动刚结束,还有部分物品没有结算,但会在活动结束后一周内做好。”而“晗昕”所做的工作,将在磨房论坛内部圈的百公里筹备区公开,这个筹备区有两三百人,都是历届活动的骨干或义工,每次的开支、财务报告都由这些人进行监督,做到收支公开、透明,也增加了大家对活动的信任。  对外联系沟通  公安部门主动找上门形成一种难得的默契  负责外联的“阿古”(网名)说,百公里发展到今天如此大的规模,甚至成为深圳一张闪亮的名片,要感谢“我们和政府达成的一种默契”。  “阿古”绝对是一头“老驴”,百公里还没诞生,他的足迹就踏遍了深圳。这几年,他主要负责活动的外联工作,跟政府对接就成了他和另几个网友的活儿。  “我们没有主动联系过政府,是他们先找上门来的。”“阿古”快人快语,说起话来干脆利索,“前几届规模不是很大,静悄悄的,也没有引起政府的注意。大约是2005年或2006年的时候,记不清了,人开始多了,许多人走到鹿丹村附近,公安注意到我们,不知这些人聚在一起要干吗,于是找到我们,跟我们聊天。知道我们的活动之后,他们也觉得很好,没有干预。”第二年,百公里又开始了,这次人更多了,公安局就主动派出民警来帮助维持秩序,一来二去,双方就联系上了。  “阿古”说,有人曾提出,他们应该向有关部门报批,但报批无门。“两三万人的大型活动,市里的部门可能无权审批,需要报到上面,那样的话,就怕产生变数。”所以,每年活动开始前,“阿古”就登门拜访,把几个单位跑一遍,知会一声“我们又要开始百公里了”,就可以了。

本文链接:深圳百公里源于民间自发组织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心经 佛教典籍 佛经大悲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