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由八名登山爱好者组成的沈阳登山队,从北京出发,开启了冲顶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之旅。他们于北京时间昨天下午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转机,在暂停四个小时之后,再乘机直抵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机场,之后乘坐越野车赶往山脚下的第一个休整营地——莫西小镇整装待发,准备征服乞力马扎罗山。临行前,队长兼领队王勇展示了“沈阳日报”的旗帜,他将与队友将这面旗帜带至乞力马扎罗峰顶。
  冲向那座“闪闪发光的山”
  乞力马扎罗山在当地语言中意为“闪闪发光的山”,此语对这高耸的火山及其壮丽的山顶而言恰如其分。它的轮廓非常鲜明,缓缓上升的斜坡引向一长长的、扁平的山顶。在酷热的日子里,从很远处望去,蓝色的山基赏心悦目,而白雪皑皑的山顶似乎在空中盘旋。常伸展到雪线以下缥缈的云雾,增加了这种幻觉。
  乞力马扎罗山最大的特点就是气候变化大、温差大。山麓的气温有时高达59摄氏度,而峰

\

顶的气温又常在零下34摄氏度,故有“赤道雪峰”之称。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乞力马扎罗山一直是一座神秘的山——没有人真的相信在赤道附近居然有这样一座覆盖着白雪的山。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边界处,海拔5895米。这是沈阳登山协会组队首次向世界高海拔山“冲峰”。沈阳登山协会会长孙义全表示:“这次冲顶

\

非洲第一高峰,对于沈阳登山协会,以及整个沈阳业余登山领域来讲,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之举。”
  为历经“三季”装满行囊
  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八名队员陆续抵达北京,进行入境非洲前的检疫以及身体检查,还有物资的采购和储备工作。昨天凌晨,王勇在临行前告诉记者,他们八个人的行李足足由20多个“大行囊”组成。
  在他们八人的行李中,器材装备占据了很大比重。“乞力马扎罗山气候变化非常大,从山底到山顶,我们将历经夏、秋、冬三个季节。我们既要准备防中暑、防蚊虫叮咬的药品,也要有能够御寒的衣物。四月的乞力马扎罗正赶上雨季,在攀登过程中,丛林茂密之地,我们需要有防湿透气的冲锋衣,也要准备防滑的专业登山鞋,等到向山顶‘冲峰’之际,我们就要换上抵御严寒的羽绒服和羽绒裤。”另外,比如帐篷、睡袋等一些专业户外设备,他们都将背在身上,还预备了安全器材和通讯器材。
  近半个月的时间里,王勇还为队员们准备了必备食物。王勇说:“对于登山者来讲,如巧克力、牛肉干等高热量食品必不可少,另外还需要一些如压缩饼干等速食品,以应对不时之需。但是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在当地还雇用了专业的‘高山厨师’,他也将为我们准备食材,在大本营为我们烹制中西餐。”
  最终徒步“冲峰”预计在9日
  孙义全对记者介绍说:“作为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具备一定的攀登难度,但相对来讲它的安全系数比较高。从气候条件来讲,那里并不属于特殊严寒地带,4月的乞力马扎罗,天气情况和风速条件均适宜攀登,风速基本是在每小时20公里。重要的是,乞力马扎罗山体稳定,少滑坡少滑

\

坠物,而且,在4800米以下多植被,氧气充足,适合队员在冲顶之前做最后的身体状态调整和体能恢复。”
  按照计划,王勇和队友们将在北京时间4月9日的凌晨,从最后一处大本营——海拔4670米的马威卡营地展开最终的“冲峰”之旅,“正常情况下,按照我们的平均速度,登顶时间将在8至9个小时,预计将在北京时间的9日上午10点半左右登顶,而我们所需的下撤时间是4至5个小时。”
  而为沈阳登山队冲顶乞力马扎罗山“保驾护航”的,还有一支当地的专业团队,除了之前所提及的专业“高山厨师”外,还有当地向导,而在这其中,王勇不仅是领队兼队长,还将承担着翻译的任务。

本文链接:沈阳登山队冲顶非洲高峰 超越极限挑战自我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 佛教典籍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