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雪季过去了。对于滑雪爱好者来说,无雪的日子无异于一个绿色的冬季。 “猫冬”很无聊,也很无奈。再来段儿车老板子哨,供雪友们在漫长的“冬季”里消遣。 前两个帖子谈了一些滑雪的感悟,话没说透,难怪有人拍 ...

雪季过去了。对于滑雪爱好者来说,无雪的日子无异于一个绿色的冬季。“猫冬”很无聊,也很无奈。再来段儿车老板子哨,供雪友们在漫长的“冬季”里消遣。
前两个帖子谈了一些滑雪的感悟,话没说透,难怪有人拍砖。如果我说滑雪其实就是玩儿离心力,应该不会再有人拍砖了吧?
拍也无妨。你拍我,我就让滑雪板替我折磨你;让滑雪场替我宰你;让雪具厂商替我耍你。反正滑雪花的是你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一次没长进,就白花一次钱;一辈子没长进,就当一辈子雪奴。
说心里话,我没在网上发过什么东西,也鄙视网上那种无聊的饶舌斗嘴和胡拍乱砸。
其实,我发帖的初衷无非就是想用自己的点滴体会,为广大雪友们提供一点点或许有用的东西,既图不着名,也谋不着利,只希望看到雪场上的雪友们个个都让人赏心悦目地“飘”起来。
网名是虚拟的,心愿是真诚的,惺惺相惜,同道是缘,怎么写在我,怎么看在你。如果连玩儿都摆脱不了争风吃醋的后宫心态,那我就只能用鄙视的眼光来看待某些人类了。说滑雪是玩儿离心力,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从所谓的技术层面讲,free ski的技术实质,首先就是制造离心力。你制造离心力的能力有多大,你的滑雪技术就有多高。其次,是利用离心力。你对离心力的驾驭能力有多强,你玩儿的就有多潇洒。反正你不信我信。只要是滑雪高手,没一个不是玩儿转离心力的高手。
所谓制造离心力,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倒”字。自以为,“倒”的幅度大小,就是滑雪水平高低的区别所在。正如雪友益友兄所言:骑自行车身体不倒能拐弯儿吗?
“倒”的前提是“引伸”,这个就不用说了。
很多雪友被“立刃”所困。原因很简单,身体“倒”不下去,雪板刃如何能立得起来?雪板立不起来,如何能刻滑?卡宾板是为“立刃”设计的,不是为平行式转弯设计的。不能立刃,再豪华再高级的雪板也无法帮你进入carving状态。是吧?
让我说,滑雪水平只有三个级别,一是顺坡溜,二是平行式转弯,三就是立刃刻滑。不敢“倒”,最多也就只能停留在二级水平,脑子里装再多的技术名词和技术细节也帮不了你。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刻滑”与“搓雪”的纠结。其实,该“刻”还是该“搓”,根本就是个无中生有的问题。只要雪板刃一立起来,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所谓“搓雪”,无非是为了减速,“搓”到极端,就是“刹车”。所谓刻滑,本来就应该是滑雪的一个正常状态。 花钱去雪场,目的是去滑雪?还是去“搓雪”?可怜的钞票应该能够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把“刻”和“搓”弄得势不两立你死我活似的,哪儿挨哪儿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速度。滑雪是一项速度运动。没有速度,什么技术也没有用武之地。没有速度,“倒”就是“倒”;有了速度,“倒”就等于“转弯”。这个问题用不着探讨,会骑自行车就明白。是骑快点儿稳当,还是骑慢点儿稳当?傻子问题,不说了。该说的是别超速。所谓安全滑雪,是说别超过你心理和身体能够掌控的速度,绝不是一慢了之。
再谈一下滑雪是该相信头脑还是该相信身体的问题。
还是说个人体会。因为我有过七次以上死里逃生的亲身经历(还有记不起来的)。七次?那不是二逼吗?没错。我们这代人就是从二逼时代过来的。小的时候赶上文革,国家二逼,社会二逼,全民超级二逼,我们自然都是二逼少年了。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玩耍为主,学习为辅,天天户外,处处极限。因此,落井、掉河、触电、车轮脱险之类的事情自然在所难免。长大后当知青,又成长为二逼青年。曾有年龄小我十个指头的后生问我,知青生活什么样?我说知青生活就是体验极限,极苦、极累、极冷(零下四、五十度)、极热、极渴、极饿、极危险、极苦闷、极匪气、极操蛋、极二逼,也极其丰富多彩,并以诸多亲身经历为证告知。后生不信,说我编故事。我说17岁把你往一个神不留、鬼见愁的地方一扔,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你妈了个逼的立马就什么都信了。那年月,人们时时刻刻都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战天斗地、改星换月之类的豪言壮语挂在嘴上,想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中,能不二逼吗?工作上的无数二逼事儿就不说了;工作之外,如刚学会骑马就一个人提根棍子漫山遍野去追狼(成年的),差点儿没把马累死;拎把斧子就敢去森林里追熊(学龄前的),幸亏没让熊妈看见;还有掏老鹰窝,绑架鹰儿,让鹰爹鹰妈(金雕)追得抱头鼠窜之类的糗事,也不说了;至于当民兵抓苏联特务从床底下揪出个赤条条的偷情女知青,以及草原打火,擦枪走火,打猎被同伴误当成猎物实施“火控照瞄”,为考大学不要命连趟带游勇闯二十多里地的茫茫洪水,等等小说式的事情,多得就更没法说了。只说干二逼事儿,必有二逼遭遇。比如骑车差点让贴身而过的大卡车撞死,赶大车差点儿让五套马的大马车挤死,驯马差点儿让马蹄子踢死等等。总之,二逼时代虽然荒废了人的头脑,但身体却得到了充分的解放。
做了一大堆的铺垫,只想说清楚一个事实,就是每次死里逃生,其实都是毫秒间决定生死的事情。而且,每次劫后余生之后,回想起来,当时头脑都是一片空白。试想,眨眼之间,头脑(大脑)能来得及想什么?还不是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一系列反射性的动作,才一次次救了我的命?
最最重要的是,每每回想起来,那一次次神一样的救命动作,简直精确得就像经历过无数次严格训练一样,绝对称得上是恰到好处,差一丁点儿也不可能再让我在这儿讲故事了。甚至可以说,即便是情景再现,再让专家去重新设计,也不会设计出那样“标准”的逃生动作。绝不可能!
所以,我对自己的大脑一直心存芥蒂,总想让身体质问大脑:没事儿的时候就你多事儿,没事儿找事儿,惹事儿全是你,干事儿全是身体,一到紧要关头你他妈的就用一片空白来推卸责任,让身体替你背黑锅,亏你还长期占据着身体的领导岗位。
正因为如此,我的头脑对身体总有一种负罪感,从来也不敢跟身体牛逼。我非神人。我也不比别人反应快多少,灵巧多少。我相信,我之所能,人人皆能。因为我们的身体里存在着许许多多我们并不清楚的生理机能和“原始反射”。
人们总是错误地认为,人的“原始反射”早在婴儿期之后就全部消失了。因为头脑抛弃了“低级”的原始反射,逐渐建立了更“高级”的条件反射,人类才变成了“高级”的理性动物。而理性的标志,则是大脑支配身体,思想支配行为,精神支配物质,云云。所以,对人来说,头脑永远是高级的,高贵的,而身体,则永远是低级的,低贱的。
一句话,脖子以上领导脖子以下,头脑决定生命。
那好,我只问几个简单的问题:是谁让人去吃饭喝水的?是谁让人去拉屎撒尿的?是谁让人去躲避寒暑的?是谁让人娶媳妇嫁人的?如果胃不闹,嘴不干,人能去吃喝吗?如果直肠膀胱不发信号,人能去五谷轮回之所吗?如果人不知道冷暖,能去防寒避暑吗?如果万恶的私密处不闹腾,不折腾,不膨胀,不痒痒,不让人抓耳挠腮、六神无主,谁会去谈情说爱?谁会主动地去为人类的发展壮大无私奉献?谁会醉心于物种繁衍这种费力不讨好,而且只投入不产出的公益性事业?
脱光了“衣服”说真话,人干的哪件事儿不是和吃喝拉撒性有关?不是和情绪有关?再高雅,再“理性”,再文明,人不也是个动物吗?人字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个动物名称吗?还真以为人的头脑是自然界专门为人类定做的?真以为穿上马甲就不认识你了?再怎么扯,扯淡也是扯蛋,淡定也得蛋疼。
简言之,身体支配大脑,才是生命的真实安排。大脑充其量不过是身体的一个外事办公室罢了。让大脑当司令,那是傻逼人类一厢情愿的傻逼愿望,其实从来就没有哪个身体把这个荒唐的委任状真正当过一回事儿。要是谁的身体真的服从大脑的指挥,早他妈让傻逼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们弄死N多次了。谁不信就试试。
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没人真正把自己当活人看。因为在健康状态下,人们连自己的身体存在不存在都不会去想。即便是意识到身体的存在,也不过是把身体当成头脑的一个连体支架而已。
难道我们自己的身体真的那么一无是处?真的那么不堪吗?也许,人们只有在生病或临死的时候,才会明白问题的答案。
扯的太远了。因为与自己距离最近的身体确实离我们自己太远了。
身体里的秘密多了去了,只可惜傻逼人类太他妈的无知了。把一脑子输入性的大粪当香料,不该骂吗?别太把自己的头脑当回事儿。其实自己骗自己,比骗子骗傻子还容易。最没脑子的人才自认为最有脑子。
话说回来,学滑雪也好,做运动也好,再怎么说也是身体本家的营生。不相信自己的身体,不相信自己身体里隐藏的无数生理功能,让身体情何以堪?自己的头脑都当了叛徒,别人头脑还能替你的身体做主?
应该说,学滑雪和学走路完全是一回事儿。走路是身体自己练出来的,是身体自己“体会”出来的。谁学走路有技术规范?谁走路会用头脑去思考先迈哪条腿,运用哪块肌肉?就说滑雪技术,不也是先有人做出了动作,然后再去做回顾性总结的吗?技术参考当然没错,东施效颦其实也没什么错,谁不是照猫画虎去学习呢?过程是必须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必须让头脑先下令把腿迈出去,把身体“倒”下去,而不是直接让大脑去指挥肌肉。况且大脑也没有指挥神经肌肉那个权力呀。是不是?
不能再说了。再说就把“天机”全都泄露了。无雪的季节很难熬,话说的长点儿,仅供诸位滑雪板驾驶员们在茶余饭后解闷儿。喜则阅之,恶则远之,切勿乱拍。语言有些糙,不过是为了加强语气。没有伤害他人的意思。敬请谅解。
无论如何,我也是替你的身体在鸣冤叫屈,绝无贬人悦己之意。如果有脑残者厌恶自己的身体,认为自己的身体不过是一堆可有可无的死尸烂肉,那就只好悉听尊便了。死者为大嘛!
刚学了发视频。见网友发过这个,也试一下。看这无脑儿,滑雪技术绝不亚于有头脑的人类滑雪高手。这厮为何上去就会滑雪?答案是:它不怕摔。
人的身体结构比这厮高级多了,为何不如它?答案是:怕摔。还有,这厮从不练习滑雪,为何雪感如此之好?答案是:啥也不想。人类勤学苦练,为何总也找不着雪感?答案是:想得太多。
这厮让人情何以堪?定它个反人类罪也不为过!但要说身体与头脑的关系,这厮确实最有发言权。谁让人类该聪明的时候发傻,该发傻的时候自作聪明呢?气死人不偿命。想必这厮一定是上帝派来点悟人类的。

\

\

本文链接:滑雪的意境之三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 心经 佛教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