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南京市,中国长江下游的中心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江苏省省会。南京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被称为“六朝古都”或“十朝都会”。

\

  秦淮河畔,六朝金粉,南京似乎总是短命王朝的首都。南京这扇古都之门,显得精致有余,而刚强不足。历史和现实,浮华和厚重,追思和畅想相结合而产生的美感在这里交错。一道秦淮河,桨声灯影,夜色阑珊中,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南京市,中国长江下游的中心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江苏省省会。南京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被称为“六朝古都”或“十朝都会”;同时有“教育之都、科技之都、文化之都、艺术之都、旅游之都”五都之称。古称“金陵”,誉为“帝王之州”、“佳丽之地”;号“天京”,意为“天国京城”、“天堂之都”。  南京自古为江南地区的文化和政治中心,也是扬子江流域的商业经济中心,吴韵汉风沟通南北。东依宁镇山脉,地势险固,风景秀丽。诸葛亮曾对南京一带的山川形势评价说:“钟阜龙蟠,石城虎踞”。南京是历经苍桑的十代都会。三国鼎立,她目睹群雄角逐争战;六代兴替,她阅尽王朝的曲终幕落;明初,她以举世无双的巍巍城垣显示了泱泱大国之风;晚清,她为近代中国第一个不平等条约被冠上自己的名字而蒙受辱;太平天国,历史在这里风雷激荡;辛亥革命,潮流在这里奔突迂回;抗日战争,日军在这里留下人类历史上最野蛮、最血腥的一页。  今天,当你漫步于石头城下、秦淮河边、明故宫里、天王府中、中山陵旁、雨花台前,面对斑斑史迹,自会思绪万千,恍若进入了遥远的历史海洋。弯弯秦淮河、繁华的夫子庙、巍巍的中山陵,自然开朗的南京城仍是一派十代都会尊严深厚的历史文化气象。  南京是山水城林浑然一体的旅游城市,融中华皇家气韵与江南水乡风光于一体,拥有丰富多样的旅游景点和传统遗产。南京带给人的美感是一种历史和现实,浮华和厚重,传统和前卫,追思和畅想相结合而产生的美感,这些矛盾的元素,在南京这个城市,居然可以交织的那样光怪陆离而又自然而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这座建都在钟山余脉的城市也似乎因为山的存在,而具有了更仁厚的胸怀,以及更丰富的视觉层次。  南京的旅游景点和南京的历史一样,似乎是永远游览不完的。明孝陵、中山陵、总统府、雨花台,这个城市似乎颇得时间的厚爱,历史上每一个或英武或激情或沉重或屈辱的时刻,都为这个城市留下了动人的痕迹———一部城市的历史几乎就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文明史。  帝王之宅———钟山风景区  南京的东郊是著名的“钟山风景区”,当年诸葛亮曾惊赞“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真帝王之宅也!”如今它也是南京人的宝藏。这里的景点大致分为了两个部分:明孝陵及其护陵系列、中山陵及其护陵系列。明孝陵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陵墓,属皇家陵墓区,当年曾为禁地,今衰壁残楼,气氛神秘而凝重;中山陵埋葬着“天下为公”的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陵园肃穆、庄严而幽雅怡人。论年代,孝陵在中山陵之前,论地势,孝陵在其之下,论对今人的影响,中山陵更是不可替代。明孝陵自南向是典型的前神道、后灵寝、封土为坟的传统帝陵规制,后来北京的明十三陵、清帝陵皆以此为蓝本。  明孝陵的神道却有特别之处:绕梅花山而成“S”形。这梅花山并不高,是东吴孙权之陵墓,朱元璋因景仰其人,遂令神道依山势回转,形成今天的“S”。路两旁枫树高大,翠色掩映。传说九月枫红如火,胜景尤为可观!继续北行经大红门进入享殿,即是重修的孝陵殿。几经毁损之后,今天的享殿已经堕为了卖旅游品的商店,只能从三层石造须弥座和56个巨大的石柱础想见当年的雄壮……按照台基的面积和柱础的位置,推想当年的享殿,面阔九间,进深五间,规模与北京的长陵享殿相近。  中山陵前临平川,后依青山,呈警钟型。陵墓建筑全部覆盖蓝色琉璃瓦,牌坊、陵门、碑亭、祭堂和墓室建筑在一条中轴线上,以宽阔的花岗石台阶连接,紧凑完整,蔚为壮观。祭堂内刻有孙中山手书的《建国大纲》,正中是孙中山坐姿雕像,墓室里陈放着孙中山卧式雕像。它结合山峦地势,突出天然屏障,以大片绿阴、宽阔石阶把孤立的小建筑联成整体,苍松翠柏,漫山碧绿,既有时代气息,又蕴民族风格,是我国近代大型群体建筑的杰作。  沿中山陵石阶而上的时候,人会自然地产生肃朗而景慕的感觉,仿佛感受到“三民主义”朴素而大气的气氛,自然地投入到对中山先生、对民国创举的怀想中去……环绕中山陵,也有很多民国时期仁人志士的陵墓,有名的有廖仲恺、何香凝墓、谭延闿墓、邓演达墓等。中山陵音乐台位于中山陵正南,也可以说躺在中山陵脚下。它的整体形状是一个半圆,中心位置是表演台及一座弧形照壁,照壁是聚集声浪用的,以现代混凝土仿古希腊石建筑的效果,顶部饰以中国传统的龙头和云纹,底部为宫殿式的须弥座;照壁后面高过照壁的高大水杉林也是特意栽种的,宛然天然青屏一嶂;照壁前有一半月形水池,施以音乐喷泉;以照壁为中心撒向四周、缓缓起坡的不再是古希腊式的石阶,而是四瓣大片的草坪,淳朴自然,独具大方典雅的自然美;圆周上是江南曲廊及满架青藤;整个建筑几乎可以说是中西艺术的完美结合,兼之坐落在群山翠谷之中,真是怡人。  风景里的历史  如果要继续追寻南京这座城市的历史,那么雨花台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让人的感受立刻就换了一个维度。这个纪念馆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建筑设计大师齐康的作品,一进入园区还是立刻被“设计”在这里营造的气氛所震撼:没有茂盛的苍松翠柏,也没有任何高耸着的石碑,甚至没有大段解说性的语句,灰白色的大理石以及低矮的、半地下式的、毫无张扬味道的展馆,都使这一处纪念馆与传统意义上的纪念建筑韵味迥异。设计师用平实而又结实的手法,重新诠释了“纪念”的含义:纪念可以不仅仅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声赞美,也可以不仅仅是义正词严,枯燥无味的板脸说教,甚至可以不仅仅作为证明或诅咒历史的工具———纪念可以更加贴近人性,贴近心灵。就像这里的断壁,弹孔,就像这里哭墙、枯树,就像这里象征白骨的鹅卵石、象征生命的草坪,以及由幸存者的脚印拼成的小路,都带来发自肺腑的疼痛,贴近人性和心灵的疼痛。最深切的情绪绝不是大声哭泣,而是泣不成声!历史就渗透在每一处生活里,浸透在血液里,真实而可以触摸。  南京就是这样一个拥有沉重历史的城市,同时它也是一个安然享受生活的城市。一个城市的街道,是它最平常的面貌和形态,南京的城市街道就很有特色。市政府前的北京路两旁是两排高高的水杉,一般的街道上,或为法国梧桐,或为榆树,这里的云杉搭成的林阴大道,几乎处处“暑天行人不张盖,漫天自有翠屠苏”。另外,街道的名称有些也仍留有可以追寻的遗迹,如“乌衣巷口夕阳斜”的乌衣巷;如马府街(就是郑和的府邸附近的街道。郑和本姓“马”,“郑”为御赐的姓;郑和下西洋,也正是从南京附近的长江口出发的);如“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长干里;……整座“石头城”掩映在绿树茂林之间,幽雅古朴,静秀如一座大公园。  另外,中山门、月牙湖附近,根本不设围障,可谓天然公园。至于草坪,更是随处可见、可随意坐卧的。可以说,南京是一座既有疏野之趣又富文化底蕴的城市,自古有无数的文人志士选择它作为终老之地,似乎这里有品不尽的情趣。  要想真实体验到当地人的生活,夫子庙和秦淮河是必到之处。夫子庙位于中华门内的秦淮河北岸,始建于北宋景祐元年公元1634年,初为供奉和祭祀孔子之用,南宋初年不幸毁于战火,绍兴年间重建,为建康府学,同时建科举考场江南贡院,为全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科举考场。后来在历史的长河里又数历劫难,日渐破落。  现在,夫子庙一带为前往南京的旅客必游之地,小商品很多,游人如织,特别是在夜晚,荡舟秦淮河,欣赏夫子庙的繁华璀璨,不失为一大乐事。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描写秦淮河的美在于“蔷薇色的柔波”,在于“酽酽的脂香”。除了描景功夫出神入化之外,作者更融入了那个时代文人的心态,秦淮河在桨声灯影里愈加柔媚。游秦淮河夫子庙一带,以入夜为佳,白天易生烦杂之感,其水色又不能让人气爽神清。然而夜间的灯火菲色,波光涟涟,尽现繁华场之本色,有种“乱花间欲迷人眼”的感觉。繁华落尽处,立于桥头,晚风吹来,脂香不复,但观画舫、沿岸灯火、灯红酒绿,如人造云霞,乃欣欣然。身处熙熙攘攘之中,幽思漫步与兴起入市可以并重,亦有理有趣。  有一种说法说:天下“帮忙”的人都去了北京,“帮闲”的人都来了南京。南京城的公交车都是无人售票的,仅司机一人,然井然有序;在南京问路,人人遥指细述,态度殷诚,可见心态平和。确实,生活在这样的城市里,怎不叫人脚步悠然、心情怡然,怀有一种仿佛自然“培育”的、雍容而超然的态度呢?

本文链接:漫步南京 巷陌中找寻舞榭歌台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 佛教典籍 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