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故事发生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来到了川南一个名叫犍为的小县城,在那里,一列蒸汽小火车,一个破旧的小镇,把我带回了上世纪60、70年代的泛黄时光。 ...

\

  故事发生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来到了川南一个名叫犍为的小县城,在那里,一列蒸汽小火车,一个破旧的小镇,把我带回了上世纪60、70年代的泛黄时光。  这一次开始是一路行走在铁轨旁,大约10km的路程,穿过像阳光般灿烂的油菜花田,探险般地穿过几百米深黑的铁道小隧洞(夜盲的我只能让脚板尽量去感受铁轨的方向),最重要的还是感谢那些和我们一路相伴的可爱而热情的人们。

  好友说,这里的地名都很美,我们夜宿的芭沟村就是个名字挺美,也够宁静的地方。记得旅店老板娘和我们说,一天四班的小火车,其实也是芭沟村人的日常作息时刻表。清晨7:30,起床号;中午10:30,回家做饭;下午15:00,一天已过去大半,收起牌桌,收拾下一天的心情;到了晚上18:30,一天最后一个饭点,告别又一个白天。  我就是被小火车清晨的汽笛声闹醒的,洗漱完毕,吃完简单的早点,就开始期待一天的行程。即使我是路盲,路线也没有问题,沿着铁轨即可。倒是时间,是个关键因素。时间的关键所在就是要在合适的时刻,合适的地点与小火车擦肩而过,所谓地点就是眼前要有油菜花、小火车以及隧洞、梯田等,组合不限。因为近期周日上午特别加开了2班旅游专列,为了看全4班小火车,热情的老板娘为我们制定了严格的行程表:  10:30之前爬上芭沟站旁的小坡,在油菜花前景的映衬下等待小火车  10:40赶到焦坝站之前的老矿洞,等待下一班车  11:10赶到亮水沱,观看旅游专列的喷放蒸汽、制造彩虹表演(可惜这天没有太阳,彩虹就算啦)  14:40左右到达景色最美的菜子坝,这时还有一辆车经过。

\

  一看这个行程表,明显我们起早了,现在才9点,于是我们决定出发前先到菜市场溜达一圈,买些昨天晚饭让我们念念不忘的南笋或笋干啥的。在这个工业化村落,连菜市场的背景都主题宏大。  可对于菜市场来说,我们明显起晚了,每个摊位前都只剩一地笋皮了。连最后一个卖笋摊位上的嫩笋也被一位摄影大叔包圆了。当地人民的笋干制作需求真是庞大啊。正当我们四处打听哪里有笋干卖的时候,一对来买菜的阿姨和阿婆主动请缨,就把我们带回了她们的家,那个叫做黄村井的小火车终点站。  黄村井是个现在仍在开采的煤矿,每天仍然供应着小火车单程1吨以上的用煤量。但这个矿井的旧矿井也是目前国内第一个开放旅游的井下矿洞。路上阿姨问我们昨天我们有没下井参观,我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当然没有,50元下那个矿井,还不如买点笋干回家呢!于是我们在1小时后提着1斤笋干、2斤腊肉又回到了芭沟村。

\

  以下就是正式的徒步行程啦!我们基本踩上了老板娘布置的节奏,只不过由于第一个等车点火车的延误,让我们每次真的都是刚好与小火车擦肩而过。嘉阳小火车采用的是仅762mm的窄轨,现在我还能感觉到火车离我曾经有多近。  回想这一路,我们曾和一群成都摄友大叔一同在芭沟村的山头蹲守,各自霸占镜头中有油菜花和芭蕉叶的山头;芭沟站头,我们看到这个老旧的车站又送别了一位百年之后的老人;亮水沱旁,我们从阿婆的背篓里买了一颗刚从山上采下的南笋;4号隧洞,我们刚刚鼓起勇气再次钻洞,就被火车与铁轨的摩擦,还有好心阿婆的呼唤,吓得一溜烟退了出来;菜子坝旁,我们匆匆作别了一群6:30起床,准备蹲守到下午3点的英国摄友老头;竹林边,身穿工作服的大哥意外地告诉我们,我们已经走过了没有站牌的菜子坝车站,前面十几分钟之外就是蜜蜂岩;在路边,我们发现了散落生长的几颗包菜,四下无人,于是真实版的偷菜隆重登场;在蜜蜂岩,我们终于在午后3点饱餐了一顿,还有幸又在高处全面观赏了一次易师傅操作的詹天佑人字调头法;耐心等待前往石溪的火车时,打麻将的阿婆忙碌中还不忘提醒我们省下一元钱,只要坐到跃进站,然后还能在前往犍为县城的公交车上坐到位子;好不容易和过完周末上学上班的当地人一起挤上前往跃进的火车,以不亚于地铁的扁平状姿势不见天日地熬过十几分钟后,一位要前往雅安上班的大哥又好心地把我们带到了附近的公交车站,帮助我们正式顺利踏上了回程。  原来我以为这只是周末一次休闲的旅程,但原来短短两天的行程却包含了乡野美好的一切,充实得一塌糊涂。

本文链接:漫步川南犍为小县城 体验充实乡野美好生活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教典籍 心经 佛经大悲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