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放眼望去,苍山绵延,绿水隐隐,山水间房舍俨然,怀柔这块曾经积淀了厚厚历史的土地,宛若桃花源一般。

\

\

\


  追随着春天的脚步,我们走出繁华喧嚣的都市,来到京郊,去感悟怀柔。  怀柔到处柳绿花红,一派生机盎然的气象。湖畔溪边绿柳扶疏,嫩黄的柳丝随风飘舞,让人油然联想想到“风吹杨柳万千条”的诗句。应季的桃花梨花杏花,由于地气的差异,几乎在同一时间里都能看到,一簇簇一丛丛,在山地上,沟畔上,人家的房前屋后烂漫地开放。那浓浓淡淡的颜色,一片片泼洒在山岭之间,为京郊的山水增添了一抹梦幻的色彩,把怀柔装点得妩媚而浪漫。  怀柔的妩媚和浪漫,还得益于丰沛充足的水资源。这里在古代曾经被叫做渔阳郡,境内有水库18座,4级以上河流17条,都属于北京的五大水系的潮白河水系。雁栖湖、龙潭涧、濂泉响谷、天池峡谷、神堂峪,这些以水闻名的旅游佳地,千姿百态,各尽其妙。它们或溪流潺潺,细浪翻腾;或波光粼粼,碧波万顷;或飞流直泻,跌宕成瀑,是那么引人入胜,那么让人流连忘返。走在这些水边,你会被这里所沁出的清凉和湿润感动不已,你会理解古人“智者乐水”的深意,甚至会马上生出想临水而居的强烈欲望。那些在周围居住的村民们真有福气,可以和这些秀丽的水景如此亲近,亲近得让人嫉妒。  任何一道风景,如果只有水的柔媚温婉而没有山的刚劲,就会显得有点小家子气。如果只有山的苍凉悲壮而缺乏水的温情,就会显得缺乏柔情和生命力,只有山水相济,才是和谐完美的风景。怀柔算得上是山水相依了,山抱水而生,水穿山而过,山环水绕,阐释着这块土地的神奇。这里的山是那样伟岸雄奇,像一条条巨龙从太行、燕山蜿蜒迩来,在这里傲然昂起了高傲的头颅,把一个个巍峨峻峭的身影定格在这块土地上。那龙脊上的古老长城,带着历史的烟尘,穿越千山万水,从老龙口、从嘉峪关相向奔来,在怀柔的峰峦间交汇,崛起为慕田峪、箭扣的壮丽雄关。在岁月中磨蚀的残垣断壁,依然矗立在山梁上,像古战场上仗剑而立的勇士,尽管伤痕累累,却坚强地挺直身躯,丝毫没有减却当年的威仪。昔日的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早已经远去,悲壮恢弘的战争场面也消失在历史厚厚的尘埃中,只有那遥遥相望的烽火台或许还沉浸过去的回忆中,在朝晖夕阴里相对无语,沉默得像个满腹心事的老人。城墙上的桃树最耐不住寂寞,旁逸横斜的枝条上密密匝匝绽放出娇艳的花朵,那花朵是那样富有生机,那样鲜活而阳光,只在花瓣底色里才微微掺和了点古战场上残存的淡淡血色。  正午的阳光温暖而热烈,但山风依然雄强,呼啸着从山口掠过,仿佛要掀开历史沉重的书页。我们脚下的长城曾经是一条用土石划就的疆界,在过去的岁月里,这里是华族和夷族的分野,出了长城,就叫塞外了。那一样巍峨的山峦,一样茂密的树林,一样清澈的河流,分属于不同的主人,尽管他们的主人也有着相同的肤色。当狼烟滚滚升起的时候,铁骑疾驰,箭矢如雨,杀声震天,血肉横飞,长城内外的景象是那样悲壮惨烈,谁又能想到长城会有一天像现在这样安详平和?  《诗·周颂·时迈》云:“怀柔百神,及河乔岳。”颜师古为之作注说:“怀,来也;柔,安也。”,把这个长城穿过的地方起名叫“怀柔”,是不是寄予了人们“怀柔附远”的和平思想呢?放眼望去,苍山绵延,绿水隐隐,山水间房舍俨然,这块曾经积淀了厚厚历史的土地,宛若桃花源一般。

本文链接:漫步怀柔 感悟山水的温婉与刚劲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 佛教典籍 心经